(๑>؂<๑)

【扉斑】我有一只小兔子

写了很久,但是还是不好看,扉斑粮太少了,今天多了四篇你们都要感谢我啊,我可还召唤我蛋蛋写了两篇,老规矩,不是正文,ooc


时间线在两族结盟之前



斑捡到了一只兔子,本来想煮了吃的,但看着与某人很像的眼睛,他犹豫了,这么一个像扉间的兔子正好可以送给泉奈当出气筒。


然而这只兔子不是普通的兔子,他听得懂人话,之后的每一天都在上演极速逃亡,斑一没看住他,就不见了,这只兔子可以说充分的继承了扉间的狡猾。


不过斑不着急,反正他已经完成任务,逗逗欺负他也不错,谁让讨人厌的扉间总在他和柱间对抗的时候欺负泉奈。【扉间:到底谁欺负谁啊?】


斑揪着兔子的耳朵提起来,看着兔子眯起的狐狸眼,给他塞了一颗兵粮丸,门兔霎时间生无可恋。


恶心的宇智波,就连兵粮丸都特么是甜的!对于咸党来说,甜味是多么的恶心,尤其是宇智波食物的甜度,还有,谁特么会给兔子吃兵粮丸啊……虚不受补


没错,这只兔兔就是扉间聚聚,圆滚滚白嫩嫩软绵绵简直和爱的毛领子一模一样,你们肯定想不到老夫是怎么变成这样的,真是悔不当初,当初不过是想着宇智波兄弟这么像兔子,干脆变兔子算了,哪知道会坑到自己,死鱼眼。


这只不过是一时脑抽研制出的药水,还是个试验品,不过进行到一半就被放弃了的,哪知道效果这么好,真变成兔子了,都是宇智波的锅!


最可恶的就是被宇智波斑给抓了,还特么想把我送给泉奈蹂躏,果然是邪恶的宇智波,连同类(兔子)都不放过-_-!  现在还想毒死老夫,不要以为毒死老夫你就可以升值加薪,当上族长,出任村长,迎娶我大哥,走上人生巅峰,想想就恶心!


“门兔你真调皮,这是今天第三次了,不累吗?”斑睁着真挚的三勾玉写轮眼看着门兔,要不是完全看不出有变身术痕迹,他都要以为这真的是千手扉间了,那双狐狸眼太像了,火红火红的,和写轮眼完全不同的颜色,非常的干净剔透,不像写轮眼,用亲人挚友的血浇灌的,仇恨越深越是强大的诅咒。


听听听听,邪恶的宇智波还擅自给老夫取名,经过我同意了吗?门兔,这是在嘲讽扉间大人的名字啊!扉间蹦的更起劲了,只恨不得用一口牙咬死斑,为千手除害。


斑嗤笑一下,嘲讽自己竟有点羡慕千手扉间,真是可笑!恶之千手除了柱间其他不过是一群鼠目寸光之辈,从来没被斑放过眼里,如果扉间不是他弟弟的对手,他根本不会知道他是谁。


斑也没指望一只兔子能回答他,给他喂完兵粮丸就揪着兔子耳朵放进了背后的篓子里,这个篓子可是特意为装门兔买的,没办法,这只门兔大的过分,有一个垃圾桶那么大,不过这只兔子真蠢,那么大的目标能躲哪去,啧啧啧啧


扉间又进入了专门为他准备的小黑屋,他现在不想说话了,他看到更吸引他的东西了,以前看还不觉得,原来宇智波斑的头发这么柔顺柔软毛茸茸,扉间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幻肢,想要把它做成毛领子。


斑感觉后背一凉,鸡皮疙瘩都起来了,赶紧回头看一眼,什么也没有,但是那种感觉总是如影随形,对他一个后背敏感的人来说真是一种不要不要的折磨,斑精神衰弱了,眼袋更深了,简直想死一死啊!


今夜露宿野外,后背非一般的难受,这种感觉直到门兔被放下来才好了很多,现在斑怎么会不知道是门兔的锅,阴森的笑了一下,要不是这是给泉奈的生日礼物,说不定他都要对门兔鞭尸了,害的他精神衰弱,眼袋加深。


斑的小尖牙露出的时候扉间就知道不对了,可恶的宇智波你想干什么,别过来“吱吱吱,吱吱吱吱,吱吱。”扉间不住后退,直到退无可退,“吱——”


从此扉间脸上多了三道杠,不要误会,斑还没有那么丧心病狂,会对兔子毁容,只是一种洗不掉的红墨水,也许是嫌门兔脸太单调了吧。


因为怕门兔趁他睡觉逃跑,所以这个晚上斑是抱着门兔睡的,门兔的感受不要在意啦!斑没想到这只兔子手感这么好,自此决定了门兔抱枕的地位。


没,没想到这个宇智波身体这么柔软,我,老夫才不是自愿给他抱的呢!不过是觉得他可怜怕冷而已。扉间的兔子脸红了。


第二天早上,因为昨天的经历,斑再也不敢把门兔放背后了,但是篓子挂身前太傻了,有品位的斑爷是不会干出这种事的,所以他是抱着门兔走的。


他决定去城里买一些绸带和两个铃铛把门兔打包美化一下,毕竟这是送给泉奈的礼物,泉奈最喜欢铃铛了。


扉间是毫无反抗之力的,被带到城里,被打包,想不到这个宇智波居然这么恶心恶俗少女心,居然在他头上绑大红色的蝴蝶结,还在他脖子上挂铃铛,配上扉间脸上的三道杠相当的喜气,这绝对是扉间的黑历史,没有之一。


这跟他心目中的宇智波斑完全不一样,宇智波斑不应该是冷酷无情无理取闹,日天日地日空气的勾引大哥的邪恶宇智波形象吗?但他看到了什么,这个弟控,爱吃甜,不会做饭,后背敏感,小气,怕冷,喜欢蝴蝶结的人真的是他认识的那个宇智波斑吗?呵呵,这个虚假的世界,老夫很想去死一死-_-||


马上就要到宇智波一族了,扉间的心情是跟斑截然相反的,他深感忧虑对他的未来,但是因为他还没想到怎么变回人,所以一直受制于斑。


斑顶着一张严肃脸,手里抱着门兔,多么惊悚的画面,但是斑从来不是在乎别人眼光的人。


泉奈知道斑尼桑今天回来,特意在族门口等,今天是他的生日,斑尼桑绝对不会忘的,会给他带礼物,不过,尼桑啊,好歹注意一下形象啊,你可是要成为族长的男人啊!


“尼桑,你终于回来了,泉奈很想你。”泉奈蹦上前一把夺过门兔,只为了保护他哥哥的形象。


在斑看来这就是对他送的礼物的喜爱,斑不禁温柔的看向门兔,还有点作用嘛,不枉他喂了那么多兵粮丸,把它喂的更胖更大了。


“泉奈,这是送给你的礼物,心情不好的时候可以欺负。”斑溺爱的看着泉奈,摸了摸泉奈的毛。


泉奈不被察觉的嘴角一抽,“谢谢尼桑,我最喜欢尼桑了。”绝对要解决掉它,斑尼桑居然对像千手扉间的兔子笑的那么温柔。


时间大跃进之术——这里是门兔被泉奈弄死系列——


“泉奈,门兔呢?”


“啊,尼桑你说门兔啊,一不小心被我弄死了,尼桑对不起!”


“没,没关系。”心里有点难受发闷,没想到这么快就死了。


斑找到了门兔的遗体,把它埋在了树下,在覆盖它的泥土上插了一根树枝,彼时的斑并不知道这根本不是门兔,而是影分身的产物,且在他离开之后就化成烟雾什么也没留下。


真相在下一次千手与宇智波打仗的时候被揭穿,但那时的扉间早已不是原来的扉间了,他脸上多了三道杠,男人的功勋啊,被老婆欺负的象征。


end



小彩蛋


很久以后,久到千手宇智波结盟以后,在斑生日那天,他收到了扉间的礼物,一个垃圾桶那么大的盒子,包装的很精美,还很重。


斑一回到族地,就迫不及待拆开包装,躺在里面的,是当初斑送给泉奈时候的打扮的门兔,大大的恶俗的蝴蝶结,一样的手法,只是脖子上围了一圈熟悉颜色的毛领子,颜色和他的头发好像。


回想当初后背发凉,还有什么不明白的,该死的千手扉间偷他的头发做毛领子。


当晚宇智波族人看到一只眼熟的兔子被族长一团扇抽飞出去,变成了某某千手二当家。

评论(3)
热度(60)
  1. 微笑吧妍(๑>؂<๑) 转载了此文字

(๑>؂<๑)

喜欢宇智波斑,喜欢江澄

© (๑>؂<๑)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