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๑>؂<๑)

柱斑

“斑”

隔着老远就看到柱间晃着手打招呼,没想到柱间来的这么早。

“哟,柱间,今天来的好早,你以往不都迟到的吗?”斑双手抱胸一脸稀奇的看着柱间。

“哪有!”柱间一脸消沉的蹲在地上,整个人都要发霉了。

“干什么又消沉起来了啊!”斑炸毛。

“哈哈,又上当了”柱间勾唇一脸猥/琐的调笑斑。

“柱间!”斑简直要气的想往柱间脸上打一拳了,但更气自己每次都会上当。

“好了好了,斑我错了,别生气,我给你带了礼物哦!”柱间晃着手里的小木盒神秘的看着斑。

“什么礼物?这么神秘。”斑有点不好意思,因为他没想过要送柱间礼物,而且柱间带着礼物在这等他他还凶他,有点小愧疚,但他是不会表现出来的!

“斑要闭上眼睛自己感受哦!”

“怎么可能在你这个家伙面前闭眼啊?”斑不可置信,虽然相信柱间不会伤害他,但战国时代就是这样,除了族人都不可以交托后背,更不用说在一个疑似千手面前闭眼了!

“对,对不起,我忘了斑是个敏感的后背有人就尿不出来的人了。”柱间又露出了犯/贱的表情。

“你是真不懂还是装不懂啊!”

“哈哈,不逗你了,如果斑担心的话,我们就一起闭眼怎么样?我数一二三一起闭眼哦!”柱间笑的一脸纯真,好像刚才表情贱贱的不是他一样。

“切,谁稀罕”虽然嘴上这么说,但还是听柱间的话闭上了眼睛。

柱间偷偷睁开一只眼睛看斑有没有闭眼,却不知不觉完全睁开了双眼。

上天对宇智波的颜是眷顾的,哪怕五官还没有长开,却也已经初绽菱角,斑的美是极有侵略性的,是柱间长这么大以来见过的最漂亮的人了,决定了,就把斑作为将来伴侣的评判标准好了,要像斑一样温柔可爱善良漂亮(瞎说什么大实话),还要和我有一样的理想,要爱护弟弟,还要有黑长炸,还要能打,啊啊啊啊啊啊啊啊,我不是要打光棍吧?说来说去只有斑才是最适合我的啊!

“柱间,好了没有啊!”斑不禁出声,把还在发花痴的某人吓了一跳。

“快了快了,斑别偷偷睁眼哦!”柱间把木盒里的东西取出,悄悄放进斑的手里,因为没有及时收回手被斑一把握住,柱间和斑两人同时愣住,只不过原因不一样。

柱间觉得斑手好软好滑啊,不想放开。

斑觉得好扎手啊,什么鬼东西。迫不及待睁开眼就看到伤眼的一幕,柱间手反握住他的手,揉来揉去,嘴里还发出惊叹:“哇,斑,你的手居然比女孩子还软,一点茧都没有!”摸摸虎口又搓搓指节。

斑只觉得羞愤欲死,一把抽出自己的手,推了柱间一下,只把他推的坐到地上,然后压制住他,羞恼开口:“你懂什么,这是为了更快结印!”作势要打他。

吓得柱间忙抱头求饶:“斑,我错了,别打我,如果你能打得过我的话~”

“柱间!”斑现在只想掐死这个人啊,这世界上怎么会有嘴这么贱的人呐。

柱间见好就收,忙伏低做小连哄带骗转移斑的注意力:“斑,你还没看我给你的礼物呢。”

斑这才发现自己手里居然还握着那个东西,这一连胡闹竟没失手把它扔了,那是个一指长的木雕,雕的是他,扎手的是他的头发,但让斑无语的是脸惟妙惟肖,但身体也太敷衍了吧,一个圆台上架着一个刺头……

柱间很会察言观色,一看斑的脸就知道斑想干嘛,立刻抱膝蹲下,头埋膝盖,气息消沉:“这不能怪我啊斑,我是真的不知道斑你的身体要怎么刻,除非斑你脱衣服给我看一眼,就一眼,我保证不多看。”

斑脸上笑嘻嘻,心里mmp:“柱间,你起来,我保证不打你。”

吓得柱间连滚带爬的起来跑了,斑追在后面怒吼别跑,两个人一不小心又掉到南贺川里了。

岁月正好


评论(3)
热度(24)

(๑>؂<๑)

喜欢宇智波斑,喜欢江澄

© (๑>؂<๑) | Powered by LOFTER